首页 » 电影下载 » 《双人舞课》and《涟漪时代》

《双人舞课》and《涟漪时代》

时间: 2012-09-18 阅读: 12,536 次 评论: 4

双人舞课
导演:洪泠
主演:吴旭/朱思雨/龚黎伟

行客评论:那时候我们很单纯 单纯到无比的美好,这个微电影让我想起以前在《最小说》上无意看过的一篇文章,现在从网上找来给大家看看


《涟漪时代》作者: 方慧

年轻的李月觉得她胸前有两团炙热的火,把她的生活烧得体无完肤。
夏天近了,随着天气越来越热,衣服越穿越单薄,李月简直不忍心低头审视自己的身体。她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在看她,确切地说,是在看她的胸部,那个部位突然一天天膨胀,原本平坦的身躯上面如此突兀地出现了两团隆起的包。她一想到这里脸就发烫,巨大的耻辱感涌上来,她只能通过默默咬紧牙关来发泄。这一切都开始于一天夜晚,当她洗完澡站在浴室大声叫妈妈去帮她拿衣服,妈妈应声走近的时候目光在她的胸部停留了片刻后迅速移开。可是她注意到了那目光,妈妈转身离开后,她就那样光着身子站在那里愣了好久好久,一直在反复回味妈妈那个眼神。那个眼神里有诧异,有感慨,甚至有一丝丝诡异的笑意。她的脸迅速地红到耳根,热气一直烧到脚底,她久久地沉浸在这种氛围中无法抽身,从此活在了尴尬羞愧恼火自卑等一切让人不自在因素拼凑起的感觉之中,不得翻身,直到现在依然如此。

让李月感到烦恼的远不止此,她发现班上的男同学杜康也开始频频回头看她。这让她最最感到不自在,在教室里的每一刻都让她如坐针毡。杜康是那种学习一般但是人很低调温和的男生,不像班里其他的大多数男生张扬轻浮。李月喜欢这种性格的男生,初一上学期,当她发现杜康是这种性格的时候她就喜欢偷偷看他。初中的男生发育迟缓,大都比女生矮,杜康也比李月矮一点点,座位在李月的前面两排。李月常常无意中看他的背影,看他安静地写字,安静地翻书。可是最近每次她抬头看他的时候他都碰巧也在回头看她,这让她万分难堪,脸又一次次红到耳根,烫到脚底。她猛然想起上个学期的一个懒洋洋的下午,同桌王佳佳一再提出和她交换秘密,李月在先听她羞涩地说出了自己喜欢体育老师后,也大胆地告诉了她自己喜欢的人,可能是杜康。虽然她特意强调了“可能”两个字,意思是她自己也不清楚这种感觉是不是喜欢,也许只是有好感而已,可是王佳佳还是异常兴奋地自言自语,“原来李月喜欢的人是杜康!原来李月喜欢的人是杜康!”此刻李月突然想到那个瞬间,她也突然觉得最近周围的人看她的原因有可能不是因为她身体的发育,而是因为知道了她的秘密!李月怀疑是王佳佳在班上传播了她的秘密,传到了杜康的耳里。她侧过脸看身旁的王佳佳,王佳佳正在聚精会神地写数学题,好像很认真,可是李月觉得那是装的,李月猜测此刻的王佳佳一定虚心极了,不然怎么做题目做着做着笔会掉到地上。李月的脸迅速被怒气涨红,她觉得她的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

李月迅速发现她的生活真的彻彻底底地陷入了不自在的氛围当中,她发现每天回家以后妈妈的目光像上了瘾一样频频停留在她的胸前,像是在细细观察一个怪兽,或者异类。这让李月吃饭的速度越来越快,发展到后来她吃饭只是匆匆扒几口就关上房门躲进自己的房间。可是这样还是不能得以自由,进屋之后妈妈还是会在深夜开门进来给她端一杯牛奶,然后要求为她整理书包。虽然这是从她读书开始妈妈每天晚上都会为她做的事,但是最近从她读初一以来,她愈发觉得她陷入了这个习惯的陷阱之中,她开始讨厌这个习惯,她觉得妈妈进来就是为了监视她,为她整理书包是为了看她有没有早恋。之前好多年来为她做这件事都是有阴谋的,就是为了让她习惯于此,然后现在才得以这么自然而然地监视她。
双人舞课

这个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那一天她在去老师办公室问老师题目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桌角有几张一张作业纸,是上学期的一次英语作文练习,批改过也订正好了交上去的。李月发现其中有一张写了杜康的名字,她想这是早就作废了的作业,我拿走应该没关系,于是趁老师不注意就顺手拿走了,藏在书包里。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这样做,她只感到当时对那一张有杜康字迹的纸有巨大的占有欲,她只想拿回去细细地看那个男孩子的字。妈妈收拾书包的时候她心里咯噔一下,正准备抢回书包,妈妈动作麻利的手停住了,她知道妈妈发现了那一张作业纸。停顿了数秒,李月默默闭上眼睛等待妈妈的质问,在心里默念“完了完了完了,我不如死了算了”,可是数秒之后妈妈的手继续在书包内捣鼓,发出细细簌簌的声音,一切没有异常。妈妈离开后她翻书包找到那张作业纸,作业纸原本是在笔记本里,现在被妈妈放在了书包隔层里,她的脑子里开始出现妈妈的声音,是断断续续的对话:“怎么月月的书包里有一张别人的作业纸啊?”“这个名字一听就是个小子。”“月月怎么变了?”“她最近学坏了,就快成了个小妖精了。”这些声音越来越响,相互交杂,李月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李月知道妈妈已经知道了她的秘密,她甚至憎恨妈妈现在这样淡漠的反应,这表示妈妈在忍耐,李月知道一句话“小不忍则乱大谋”,李月由此想到但凡忍耐背后必有更大的图谋,妈妈现在或许就是这么个情况。自从小学四年级那年和爸爸离婚后妈妈不是常常给她讲大道理吗,跟她说要心无旁骛地认真读书,将来出人头地,跟她讲不能跟那些不懂事的小孩一样乱玩瞎哄。李月知道妈妈口中的“乱玩瞎哄”就是早恋,用电视剧中看到的话来说,就是“乱搞男女关系”。可是今天妈妈为什么不和她讲这些道理,甚至问也不问一句,这其中难道没有蹊跷吗?妈妈到底在盘算什么?

从此只要妈妈看一眼李月,她就觉得那眼神会杀死人,那眼神让她想要大声尖叫,她一刻也受不了一个亲人用那样的眼神看她,虽然妈妈的眼神看起来跟往常似乎没有区别。只有李月知道,在妈妈的眼里她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一个怪兽妖精了,妈妈的眼睛里有一个天大的阴谋,与她有关
双人舞课

李月觉得她的生活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逼入了无法继续的绝境。她像上生物解剖课的时候被她动作娴熟地撕开皮肤扯烂内脏的那只青蛙,妈妈冷冷打量着她不堪的内里,这样的生活让她就快要窒息而死。

在这种情况下,她脑子发热地写了一封信,一开始她没有想好要写给谁,她仅仅是有话想说,想要倾诉而已。她关紧门窗在台灯底下铺开一张大作文纸写道“我觉得生活变化了,跟小时候不一样了。我有很多的秘密,我不敢告诉别人。有一些人让我很不自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也不知道“有一些人”指的是谁,或许是妈妈,或许是同桌王佳佳,或许是杜康。李月想到杜康就有点难过,他会懂自己现在的感受吗?李月想到这里,突然想到了这封信要写给谁,或许只有他才能懂吧。她迅速地继续往下写,一刻也不停。

“我知道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我也很努力。可是为什么大人就是不相信我了,为什么妈妈总是用怀疑的眼光看我,我只是有一次不小心把一个男生的作业纸带回家了,她就把我当成了一个妖怪,总是打量我。

还有,她总是看我的身体,用一种好奇和惊讶的目光看我,我快要疯了,她是不是变态啊。

杜康,我把这些告诉你,请你别告诉别人好吗?我只是突然想找人说说话,就写了这封信,至于为什么把它交给你,大概是因为我感觉你人挺好的吧。——By LY。”

李月写完信,小心翼翼地装进一个自制的信封里,一开始用的是一个粉红色的信封,上面还点缀了几个小爱心,后来李月躺在床上愈发觉得这个信封太过甜腻,有点恶心,用在这里有点不妥,于是起床换上了爸爸以前给她的暗黄色商务信封。她猜测着杜康看到信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李月兴奋地一夜没睡,天亮时才微微眯了一会然后匆匆上学。

这导致李月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如何趁教室同学都出去买午饭的时候把信偷偷放在杜康的抽屉里,如何在上课的时候看到杜康惊讶地发现那封信然后偷偷摸摸地夹在教科书里读完,如何立刻反应到“LY”就是李月,回过头来对她笑一眼。这些全部被打上了模糊的雾影。直到放学的时候赫然发现书包里多了一张作文纸,才全身一抖,瞬间醒了过来。李月等所有人都走了,躲进厕所开始看信。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很不规律,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爱”的感觉。

“LY,很高兴看到你的信。你的文字让我感觉到你是一个细腻的人,我能理解你的感觉。我更高兴的是你选择把你的心里话告诉我而不是别人,我很愿意做你的知己。我想告诉你一句话,是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世上本无事,何处惹尘埃”,我们现在的很多烦恼都可以归因为庸人自扰。我希望你可以每天都很开心,你笑起来是很可爱的哦!——DK”

李月活了十三年,从来没有体味过这样一种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看到每一朵云每一颗草都觉如此喜感可爱。她把杜康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对折好,抚平,小心翼翼地塞进语文书的包书皮里,这样妈妈就不会发现它了,天衣无缝。李月不停地在心里回想心里的内容,试了几次居然能够一字不差地背下来。这样一种欢愉让她度过了一个无比轻松顺畅的夜晚,全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理会妈妈的目光以及家里不自在的氛围。

她兴奋地忘记了要回信,第二天早上很早就醒来,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回信。握着笔犹豫了半天,只写了一句话,“DK,我也愿意成为你的知己。——By LY”

李月完全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

中午当李月终于等到所有同学都出去了的时候,从书包里摸出信想像上次一样偷偷塞进杜康的抽屉里。可是像在做梦一样,她居然找不到那封信了!

她把书包和抽屉里里外外翻了无数遍,依然没有找到那封信,李月再摸了一下语文书的包书皮内层,幸好杜康的信还在。李月在心里祈祷,她那封信万一被人发现了,希望不会有人知道信上的DK和LY是谁。李月转念一想想,这个愿望也太可笑了,长了脑子的人一想就知道这是名字是首字母,一对比班上人的名字就会知道是他们了。李月想到这里,眼里有点湿了。

李月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一整天,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无暇去看周围人的反应,她沉浸在自己的担忧和惊恐中。李月总是如此,外界的一点点小事就能够在她的世界里震出涟漪,圈圈相扣,最终整个世界都是颠覆和摇摆的,年幼的心终日不得安稳。她已经习惯于以任何一种情绪临时构造起一个小世界,那是一个与外界隔绝的世界,她在其中自缚,纠结,却乐此不疲。

没有人提起那封信,李月只是发现杜康回头看她的眼神里有些疑惑和不解。可是几天之后李月发现身边的人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怪,特别是王佳佳,几乎不再主动和她说话了。有时候王佳佳和几个女生围在一起讨论什么,她一靠近,她们就不说话了。她在心里隐隐怀疑是同桌盗取了她那封信,并且拿给班里其他同学看。

李月恨王佳佳,她在心里默默发誓,此仇不报我不是人。放学的时候她开始在几个同路的女同学之中散播王佳佳喜欢体育老师这一秘密。她无意中加入了一些编造的细节,发现这让她快乐无比,好像嘴巴不受控制,在自己动,她无法停住自己的口。

“王佳佳每次上体育课都穿领子特别大的衣服,你们发现没?没发现?那是你们观察不仔细。她就是想让体育老师看到她前面那个沟!”

几个女生一片哄闹,眼睛里放光,好像看到了自己喜欢的明星一样兴奋。

“还有啊,她走到体育老师身边的时候还故意对他笑,笑得特别恶心,像狐狸精一样,想勾引他。”

“她还说真想体育老师摸她呢。有一次上课她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摸自己的身体,跟我说就好象体育老师在摸她一样。”

李月说出这些的时候,突然有那么一刹那眼睛从身体上跳出来,悬在空中默默审视她,好像在看一个小魔鬼。李月感到这张正在动的嘴巴完完全全是鬼临时安在她脸上的嘴。她不自觉地越说声音越低,最后住了口。

走到路口的时候几个女生唧唧喳喳散开了,脸上带着残余的兴奋的红晕,这些足够她们去消化,然后组织成自己的语言明天去广而告之了。李月疾步走回家去,她瞬间感到自己身上的狠,她仿佛听到一个严肃的旁白声,“得罪这个女孩子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晚上妈妈进来给她端牛奶整理书包的时候,几次欲言又止。李月敏锐地察觉到什么,在心里默念,千万别和我说敏感话题,千万别和我说敏感话题。

妈妈终于开口了,正是李月最不想听到的话题。“你还小,现在主要任务是好好学习。”

“不要和男孩子走得太近,不好。”

“妈妈说过来人,很多事情看得很明白。妈妈只想告诉你,妈妈和爸爸离婚后日子过得很艰难,你要懂事。”

“不是妈妈故意偷看你的东西,妈妈是不小心看见的,你不要怪妈妈,也别放在心上。早点睡吧。”

真相大白。

李月突然觉得她像一个玩偶,任由这些狗屁事情摆布,情绪刚刚平定下来一点点,现在又被挑到不安定的巅峰。李月不在乎她是不是冤枉王佳佳了,她只在乎到自己此刻的感受。她是真的觉得她一刻也无法活下去了,李月现在只想去死,或者昏迷很久很久,醒来的时候身边都是一些不认识的人。

李月一句话也没有回答妈妈,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念,时间你过得快些吧,多一些日子覆盖住这些记忆,让我快点忘记吧。

第二天李月一走进教室就被班主任捉小鸡似的提进了办公室。瘦弱的李月被高大的四十岁女人提起来,两脚完全离地,像历史教科书上那个悬在绞刑架上的无助的尸体。

“你知不知道乱造谣是那种最坏的老婆子没事嚼舌根才会做的事?你跟班上的同学说王佳佳坏话,早上王佳佳的妈妈送王佳佳来上学,班上的人都在说王佳佳坏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啊,她妈妈都气得哭了,直接把王佳佳领回家去了。”

班主任说到气处,两巴掌扇下来,李月的脸上立刻一阵火辣辣的疼,疼到钻心。

“班上的同学都说是你跟她们说的,说王佳佳上体育课勾引……呸!这些话你也能说得出口,你怎么能说得出口啊!”

“你知不知道,我早就觉得你不正常,你身边那几个女同学也说你一天到晚乱想,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从来没见到过你这样的小孩,你是不是脑子坏了啊?”

李月被罚站了整整一个上午,她在心里大声大声地呼喊,“你脑子坏了,你全家脑子都坏了。你们都算个屁,你们都算个屎!有一天我把你们每个人扇一百巴掌!”

中午李月被老师放回去,她没有去买饭,而是收拾了东西,背书包往学校外面走。门卫在背后询问了一句什么,李月听不见,李月只是一直走一直走,路过足球场的时候,她用余光看见有一个身影渐渐走近。

是杜康!李月瞬间又忘记了先前的一切愤怒,仇恨,以及一切一切不好的东西。她转过脸,默默看着眼前的男孩,她默默看了一年的男孩。

“你怎么样?”男孩低着头,不敢正视她,轻轻地问。

“没怎么样,挺好的。”李月回答。

男孩抬起头观察她的脸,眼里瞬间全是惊讶,李月见了他的反应,用手摸了一下脸,这才发现自己的脸已经肿了。

“没事的,不疼。”李月说着,眼睛居然湿了,在心里委屈起来。

这个时候路过了一位老师,是隔壁班的班主任,只是偶尔见过几次面,那位老师不会认得他们的。只是朝这边瞥了一眼,脸上似乎有怀疑和鄙夷的神色,估计是怀疑这是一对早恋的孩子。
双人舞课

可是李月注意到眼前的杜康脸红了,甚至手不知道往哪里摆,在几秒钟之内手一会插在口袋里,一会背在身后,一会摆在胸前十指相扣。李月正要调侃他反应太大太过小家子气,男孩却不等她开口就迅速逃离了。李月看着他仓皇惊恐的背影,心里像有一片地方突然破了一个洞,噗哧一声,很多东西一起碎了。

这就是她默默喜欢了一年的人,也是她这一生第一次喜欢的人。

李月想,为什么我这么想吐,为什么,这一刻一想到杜康这个名字,我就想吐?

李月回到家,妈妈还没下班,她一个人在房间里胡思乱想了一个下午。她想,为什么生活会像现在这样,把她逼入绝境。她知道学校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去的了,那里全是魔鬼,大魔鬼,小魔鬼,还有一个她曾经喜欢的男孩子,在一个刹那间让她恶心,懊恼,和后悔喜欢过他。李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那个男孩子说的那样,一切都是她的庸人自扰,也不知道是不是班主任说的那样,她天生敏感多疑,有点神经质。李月不知道。李月不知道如何面对妈妈,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不知道明天还会不会来。李月统统不知道。李月愣了一个下午。
“月月。月月。月月……”有人唤道。
“月月,妈妈有事跟你说。”妈妈说着,目光竟又移到李月胸前。
妈妈盯着李月的胸部!
李月疯了。李月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已经疯了,被妈妈逼疯了,被不自在和尴尬的气氛逼疯了,在这一刻。
妈妈见李月没有说话,默默地把手伸进了她的黑挎包里。她神秘地,悄悄地,像变魔术一样,掏出了一件精致的胸罩。
“月月,妈妈告诉你,女孩子大了,都要……”
李月默默地站起身来,径直走了出去,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拿了一张纸一支笔,出走了。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平静的外表下,是怎样的波涛汹涌。
身后,日复一日的生活,是一个巨大的湖泊。不断有人扔来石子,也有人恶意地抛来大石块,湖面不断漾开大大小小轻轻重重的涟漪,李月在这个湖泊里苦苦纠结了那么久,被涟漪困住,永世不得翻身。
“再不出去走走,还以为那就是世界。”李月想。

李月坐在一条小河边,靠在一棵畸形的树边,在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上两个字,“遗书。”
李月在河边想了好久好久要怎样写,才能不显得幼稚,才能使她的跳河自杀能让人更在意一些。
总不能让人以为她因为一件胸罩而自杀吧。那要怎么说呢,我要写出杜康吗,我要写妈妈总是看我前面吗,我要写出老师打了我吗?就没有震撼一点的事情可以写了吗?为什么只有这么一点破事了,没理由啊。
李月想着想着,就趴在河边一棵树旁睡着了。在梦里她还在纠结,这封遗书到底要怎么写。



方慧

方慧简介:
女,90后作者。《意林》、《萌芽》、《读者》等杂志发表过多篇文章。1990年5月生,在郭敬明主办的【第二届TN文学之新新人选拔赛中晋级25强】,止步于25进15强。 【“99杯”第11届全国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得主。
方慧已进入“作家杯”第13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复赛,于2011年1月26日比赛,区别于2009年的方慧,已经从A组变成了C组。获第13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
现在北京某公司工作。



作者:行客工作室
简介:本网站成立于2011年,分享各种优化软件、视频教程、电影电视剧下载。
宗旨:不为盈利,纯粹兴趣爱好做的个人博客网站,所以分享的各种资源绝无病毒木马。